我听着这钢琴曲,

看见音符从我身上流淌向窗外。

我的脸上没有丝毫悲喜,

我想我是陶醉在这舒伯特的《小夜曲》中了。

我突然意识到,

这是我极爱的一种感觉。

这感觉就像抛弃了这身皮囊,

变作空气的一部分,

随风飘向未知的远方。

我渐渐的消散,

变得不存在而又无处不在。

我的心中没有一丝情感。

我飞到很高很高的高空。

我看见地球上的人与物,

我看见有音乐包围着他们。

我看见死神拿着镰刀,穿着黑色的斗篷向我飞来。

我的身体已然不在了,可是我还能闭上眼,而且再也没有醒来的需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