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10点,我放下手中的工作,下楼,走到院子里,打算卧在摇椅上看看月亮,星星。

楼顶的太阳能热水器正在上水,水上满了,溢出来,哗啦啦地打在地上。客厅的灯已经关了。我打开门问:“爸,在上水吗?” “关了”,妈回答我。我关上门,慢慢地,听不到任何声响了。

我带上耳机,单曲循环舒伯特的《小夜曲》。

白天洗的球鞋干了,我拿起它们,半卧在摇椅上穿鞋带。有那么一刻,我觉得我似乎是在专心的在做这一件事,别的事都没放在心上了。

中午好好睡了2个多小时。感觉N年没有睡得这么踏实过了。是因为看通透了一些事情,还是自己的心真的慢下来了呢?

今天理了发,洗了澡,剪了手脚指甲,换了干净的衣服。现在我躺在摇椅上看月亮,感觉人的内外都很干净。看着在晚风中不停摆动的树叶,我方觉内心很平静。

某一刻,我想象自己在月亮上找到一个地方。我静静地坐在那里,好像在思考一些事情,好像又什么也没想。

我留恋地起身,在这之前,我在心里面说:“真希望就样一直到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