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家的日子平淡如水,但总有值得记录的感动。所以我还要努力去回忆,留住这些生命中细微却珍贵的瞬间。

小孩子今年5岁,但爱美的天性已经显露无疑。昨天晚上洗的裙子,今天早上就去阳台看了好几回,一干就收回来换上了。她说她要变成小公主。哈哈。这还不止,中午非要我带她去超市买新裙子和鞋子。

我说我手上没钱,她摸了我所有的口袋,仍是不信。我让她找她妈妈,但是她不肯。后来我敌不过她的梨花带雨,跟她商量:“让我睡半个小时,我们就去。”她还是不答应。后来他爷爷午休起来了,拉着她正要往超市走,邻居的新访爷过来向我们借泵灌溉水田。正好我们的水田也需要灌溉,所以她的小小愿望就被放在一边了。

傍晚,我和母亲把门口嗮着的谷子扫成堆,装袋。装了差不多8袋,这就是全年的收成了。

我们需要用板车把这些粮食拉到后院。早些的时候,板车被用来拉水管到水田里去了。

我问母亲:“爸爸呢?”

“去水田里收管子去了。”

我说:“我去找他。顺便把板车拉回来。”

妻子和小孩子也要跟着,于是我们就一起去水田了。

我去的时候,父亲刚断了水泵的电,开始收管子。管子里还有水,我们收的时候需要把水先推出来。于是我在前面推水,父亲在后面卷管子。

“啊啊啊!“

突然听到妻子的尖叫声。原来她看到一只青蛙。父亲笑了,我也笑了,小孩子也笑了。

收好东西,我拉着板车,一家人就往家走了。快到的时候,母亲赶紧过来接我手中的板车。她深怕我拉不动,以为我的腰的情况很严重。邻居新坊爷见了我们这么多人,开玩笑,大概是说我们全家出动来收水管这件事。

爸爸不能干重体力活。收好水管,我和妈妈把粮食搬到板车上。她总是只让我抬扎口袋的那边,说那边轻一些。我有些无语,但我明白,即使过了而立之年的我,在她眼中仍是个孩子,现在更是一个“伤员”孩子。

我们搬粮食的时候,老费骑着自行车来找爸爸玩。妈妈对他说:“父亲在后院。”于是他拐回去找父亲去了。

我和母亲拉第一车粮食到后院的时候,老费就已经走了。我问母亲:“怎么玩了这么会就走了?”“肯定是看我们在忙。”妈妈说。

我的朋友a呢,你在读我吗?哈哈。

拉第二车的时候,有几包粮食不好下手,母亲不让我帮忙,她一个人搬,吓得我不行,还好没出什么事。

中午刚吃完饭的时候,老爸接到一个电话,说有快递要他去取一下。于是他载着小孩子,我自己单骑一辆摩托车,两台车一前一后地出发了。我在后视镜里看到她们,小小的影子却是我内心的温暖的源泉。

吃完晚饭,爷爷坐在门口,抱着小孩子,手舞足蹈地,一遍又一遍地唱“我爱北京天安门~”。他们玩得真的非常开心,非常开心,就像电视剧中煽情的美好回忆。妈妈跟我说:“父亲每天睡觉前都要看小孩子的好多视频才会睡觉。”于是我提醒我自己:“一定要多回来看看啊!”

父亲的爱有时候是比较隐晦的,而这种隐晦的爱往往最让人感动。我今天才知道,父亲在我回家之前的几分钟,匆匆地去超市买了一箱拉罐啤酒。今天才知道,我非常感动。真希望,上苍开恩,让他们有更多的年月。

晚饭吃的有些多,我拉她妈妈去田间散步,消食。小孩子和他爷爷玩得不亦乐乎,我们叫不动她。于是我们只俩人手拉着手去了。

田间的小道,弯弯曲曲地向远处的村落展开。路的左侧是收割了的,和没有收割的金色麦田。路的右侧是水稻田,田里的秧苗正抽着小细牙儿。

借着落日的余晖,我看妻子。我和妻子从相识到现在7年了。妻子是美丽的。她顾家,勤劳,聪明。我时常感激她为家庭的付出,但这种感激往往被她得发脾气所消耗。我反复地对她有怨心继而释怀。此刻我看她,仿佛回到我们初恋的时候。

我称赞她:“你这两天的表现真不错!和老妈相处的很融洽啊。”

她却说:“那只是表面上的。”

“表面上这样就行了。”

有些事不能强求,她们之间的“婆媳关系”,能这样我就阿弥陀佛了。

走在路上,我拉她到我的身边,亲了她一下。此时我抬头看天,发现星星们不知道躲那里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