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朋友关于骑行去西藏的专题日记,非常震撼。然后花了一点时间了解骑行去西藏的路线,困难以及沿途风景。十分佩服能够完成这项壮举的人。

论坛里有人问:“为什么要骑行去西藏?”有人说:“为了祭奠即将逝去的青春。”有人说:“人生有两件事必须做。一是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二是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”人不必照着别人活,人也不必因为有前人的言行而故意不照着为之。人生只有一次,听自己的心声最重要。

我在论坛里了看了一些沿线的图片。诚然是有风景壮丽的地方,然而一路的苦难却是美景的十倍乃至二十倍。非有超出常人的体力,毅力与智慧,这样的行程最好不要尝试。从前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事,幸好今天,现在我知道了,我觉得我的内心埋下了一颗骑行去西藏的种子。

我为什么要去呢?我看着星空,久久得不出答案。我只是知道我想要去,我想要去看看这个世界,也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。

也许趁换工作的间隙,一个多月的时间。或许因为这样一次出行,看人看事也会不同了吧。

父亲的病仍是我最大的心事。有好几次我要跟他说他病的事情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二姐前天打电话跟我说,她身边好多人都是肿瘤,不看还“活得好好的“,看了不久就都死了,我真不希望父亲是其中一个。

刚刚回屋,父亲还在看电视,我有种想跟他说的冲动,话到嘴边仍是没说出口,担心说了他晚上没法睡了。明天看看什么时候说吧,不说肯定也是不行的。

我知道我是珍惜他现在我所能见的他的快乐。进了医院,人难免愁苦。这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面对的。

今天早上我看母亲在田里忙,我赶紧卷了裤腿走到她那里。她在割地里的草。我说要帮她弄,她断是不肯的。我只好陪她在那里聊天。我想我陪她说说话,她的劳累不至于那么无聊吧。我们说到爸爸的病情,说到小孩子带给他的快乐。母亲有时候会停下来,专门跟我说话。有时候我都怀疑,我在这里会不会延长她的劳动时间。

父亲走到田埂上来了,母亲催我赶紧走:“说,你看你在这里,你爸爸也要过来了。”我听了急忙朝他走过去。

他是去跟正在收割麦子的村民聊天去了。我走过去找他。

这个村民的麦田里全是野麦。野麦比家麦长很多,容易倒,收割起来非常不容易,收割机动不动就卡死。我看这块麦田的主人也只是一脸无奈,然而也并没有其他办法,也无可抱怨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谁都懂。

父亲说今天他来做饭。我们俩走到家里的菜园门口。他打开菜园的网门,对我说:“去家里拿个装菜的东西,我们摘点菜。“我回到家里拿到菜篓子,问妻子和小孩子要不要一起去。他们很愿意。刚好大姐夫今天到家里做客(也不算做客,因为外甥读初中,我家离初中近,他就住在我家里,晚上下夜自习回来方便。),他就一起过来了。妻子嫌篓子泥巴多,换了一个篮子,于是我们4个人浩浩荡荡地去采摘去了。

采摘蔬菜是一件很新鲜,有趣的事情。我们摘了豆角,辣椒,蔊菜和黄瓜。

父亲的厨艺非常了得,做出来的菜样样都是色香味俱全。

中午我在客厅的凉椅上午休,着了点凉,起来后头疼了好一会儿。睡得时候依稀感觉有人给我盖了一件爸爸的外套,后来知道那是妈妈。

吃完晚饭,小孩子又要他爷爷带着她出去玩。他们骑着摩托车走了,在路的转角,小孩子快乐地朝我挥手。我被这个瞬间触动到,露齿笑了。

傍晚,太阳已经不那么强烈。妈妈拿了锄头去田里除草。小孩子和她爷爷也回来了。我拿着风筝去放风筝,过了一会她爷爷和她就过来了。我们一起把风筝放到很高的高空。后来,他爷爷带着她去远处的玉米地去玩去了。我坐在田根上,看风筝,跟妈妈聊天。我觉得她在那里干活,我在这里放风筝有些不合适,但我太了解她的固执。她说:“天天真是大家的开心果。“我说:“是”。

过了一会儿,妻子过来找我。她说:“我把碗洗了。”我说:“我知道,我看你在屋里转来转去就知道了。”她继续说:“你妈忙完地里还要洗碗肯定很累。”于是我很赞赏她的为母亲着想,同时惭愧自己的眼里没活。这真是个很大的缺点,以后当尽力改正。

后来,我把风筝的线轮固定在一捆棉花梗下面,让风筝自己在天上飞。

小孩子带我们去看她发现的“最美的世界”。去那里要经过一个微型的独木桥,然后在一片玉米地的边上,还有一小丛盛开着的太阳花。这就是她所说的“最美丽的世界”。

我们在路上发现好多野的草莓。我们一起去采了野的粽子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