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,下了车,岳父母在院子里乘凉。

我问他们:“还没吃饭吧?”

岳父光着膀子,“等你吃饭呢。”

我拎着包往屋里走,“以后这么晚就不要等我吃饭了,太晚了。爸您怎么不穿件衣裳,凉不凉?”

“不凉,穿衣服有点透不出气。”

岳母说:“让他穿不听。”

我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,刚过9点半。

开了一瓶啤酒,妻子不喝,我给岳父母各倒了一满杯,然后我自己也倒了一杯。

“妈,今天唱歌了吗?”

“哈哈,今天没唱。”

“吃完饭再唱一会?”我建议。

“哈哈,今天不唱了,准备睡觉了。”

“好吧。唱歌还挺高兴。”我咧嘴笑着说。

妻子今天做的菜很多,有咸鸭蛋,炒土豆丝,灯笼椒炒肉片,西红柿炒蛋,凉拌西红柿,炒黄瓜片还有煎豆腐。样样都很美味。

“你们知道了吗?姗姗今天被扣了3分。”

“怎么回事啊?“岳父问,有些惊讶。

“逆行。“我说。

妻子把情况大致的描述了一下,但是岳父母没能明白。于是我用几只筷子摆作车道,演示了一下。

妻子说:“我在网上查了一下,这种情况可以申诉,原本我过去是要加油的,哪里知道加油站停止服务了,我只好往前走了一段。”

“是逆行了。”岳父说。

“他们是不是没事就在看监控找违章啊?”我戏谑。

岳父有点动气,提高了嗓门:“可不是!这些人,这些罚款多少都到了一些人手中。”

“你小点声!”岳母斥责。

“告他们去!“

“不值得,为了这点钱。”我对岳父说。

“咳,你不知道,前些天,有个人因为2块钱,打了场官司,最后赢了。”

“真不值得。”我说,“为了这么点钱,耽误这么多工夫。”

“为了一口气!”

我不再评论这件事,吃一堑长一智吧。

晚上妻子骑着电动车带着小孩子去接的我。出站的时候,远远地,我看见他们。妻子开心地望着我,小孩子叫喊着:“爸爸,爸爸!”

我从“解忧杂货店”的故事中跳出来,高兴地朝他们挥手。“天骄!”

早上也是她们送的我,不过一般早上是我骑车。每次到涿州东站都会比检票时间早10多分钟。她们一定是要陪我过了这10多分钟才会走的。小孩子每次都特别舍不得我去上班,有好几次,我临要进站,她便哭,妻子不得不抱着她走开。我总是要给她们一人一个kiss goodbye,这几乎成了一个告别的仪式。今天开会,会议还没开始的时候,我们闲聊。丁玲听说我每日来回涿州,他问我:“你这样多长时间了。”

“半个月。”

他很惊讶,“你心态真好!看你能坚持多久。”

我想到妻子和小孩子每日接送我的画面:很久很久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