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夜里几点开始下的雨。似梦非梦中,滴答滴答的雨声,不间断的,直到天亮。像又做了一回婴儿,听了一首很长摇篮曲。不愿彻底醒来,将昨晚早起工作的“承诺”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在家里吃早餐总是惬意的,和吃什么东西无关。大多时候是小米粥,如果有前一天晚上剩下的生的菜,抓两把,蘸酱或者不蘸,吃起来便觉得自己像一只羊,有意思的。今天还吃了一个蒸土豆,是那种小土豆,带皮蒸的。我也是最近两天才第一次吃,好吃且感觉新鲜。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试一下,不错的。

雨停的刚好,院子里的空气舒服的也刚好,时间却很紧了——我只剩下20分钟不到的时间赶到火车站。听见三轮车下家里养的土狗的呜呜声——不是我们熟知的那种犬吠——分明听得出来哀求的意思。我走过去蹲下来看它,发现栓它的链子绞在山轮车的轴承上,成一坨,使它完全动弹不得。我拉着链子,试着去解开。平时它和我不甚亲近,总是有意的和我保持距离。有时候我要摸它,它都是要避开的。这一次避无可避,我看它眼睛里似乎有泪光,急促地摇着尾巴。我想它是知道我在解救它,表示感激。可是实在绞得太死,一时半会我没解开,时间又很紧,于是我起身回屋告诉了岳父,然后急匆匆地去了厕所。后来我出门经过它的时候,它已经“得救”,仍泪眼汪汪的看着我,摇着尾巴,看样子并没有因为我没有亲自去解救它而不对我心存感激。动物尚且如此,而况人乎?

仍然和妻子和女儿kiss goodbye,有趣的是女儿一定要和我亲嘴。

我拒绝她,“亲额头就好了。”

她反驳:“为什么和妈妈亲嘴呢?”

“因为丈夫和妻子之间才可以这样。”我回答她。

在火车上码字能总给我一种“做了自己”的感觉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是真的好。

“浪失先生”的答复全都说到我的心里去了。对于一个全陌生的人,能这样认真的回答,实在让人敬佩!听了先生的建议,仿佛烦恼一下子全都没了,就像“帽子被摘掉了”。

好像回到以前一样了,觉得自己的工作有趣味,愿意把工作做得更好,愿意做更多的工作。

朋友的话总能解开我的疑惑。我问她:“那些好故事是怎么构思出来的?”

“琢磨出来的。”

我便开朗:只是因为自己的努力还不够啊!

她也分享给我她以前写给她嫂子的书信。里面有些很好的建议,也有一些我并不赞同。但是探讨这些问题本身就是很有趣味的事。只是心中总想着工作,并不能谈得畅快。

加班,然后赶火车,在火车上写下了这篇文章的开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