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文武

读过去的文章

暂无评论
今天跟朋友聊天,说到自己的经历,便把以前写的文章几乎全看了一遍。很为以前的自己感动。这样的曾经也给现在的我十分的动力。原来自己是从这样走过来的。

阅读更多

我和岳父大人做午餐

暂无评论
原本是要午休一小时再去学车的,但我觉出一种很有必要记录的冲动,就写下了上面这篇文章。

阅读更多

妻子和小孩子接送我上班

暂无评论
晚上妻子骑着电动车带着小孩子去接的我。出站的时候,远远地,我看见他们。妻子开心地望着我,小孩子叫喊着:“爸爸,爸爸!”

阅读更多

封锁

暂无评论
电车里点上了灯,她一睁眼望见他遥遥坐在他原先的位子上。她震了一震——原来他并没有下车去!她明白他的意思了:封锁期间的一切,等于没有发生。整个的上海打了个盹,做了个不近情理的梦。

阅读更多

小向日葵

暂无评论
有一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,向日葵奋力地倾着身体,伸展开叶子护着玫瑰。雨停了,它们对视了一眼,玫瑰羞了,低下头,向日葵缓缓地收回叶子,立正了身体,迅速地看了玫瑰一眼,又看向别处。

阅读更多

回家第七天

暂无评论
母亲跟我说她是这样跟他说的:“你看儿子媳妇专门回来一趟,你要是不去,你这些儿女以后就不会管你了的。“大概是这样。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矛盾。我既希望他去检查,又担心这要将他推向痛苦的深渊。

阅读更多

回家第四天

暂无评论
采摘蔬菜是一件很新鲜,有趣的事情。我们摘了豆角,辣椒,蔊菜和黄瓜。

阅读更多

回家第三天

暂无评论
走在路上,我拉她到我的身边,亲了她一下。此时我抬头看天,发现星星们不知道躲那里去了。

阅读更多

回家第二天

暂无评论
我很为父亲有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高兴。

阅读更多

回家

暂无评论
我上楼来,看到小东西在蚊帐罩着的床上睡得正香,肘子和膝盖上的擦痕很明显。我推了推她,问:“吃饭吗?”她微微睁开眼,摇了摇头。我问她:“还想继续睡会是吗?”“嗯。”我说:“那接着睡吧。”我对刚上楼第一眼看到她熟睡的样子印象特别深刻。它让你有一种守护的冲动,如果这种守护有个期限,那肯定是一生一世。

阅读更多